認可各國民族主義在世界共存醫院看護

即便荷蘭主要的穆斯林群體來源相對平均分布在摩洛哥醫院看護、土耳其以及前殖民地蘇里南(Suriname)等國家,但實際會因這差異而對穆斯林群體減少敵視的保守派選民,絕對是小數。更何況,極右 PVV 雖然無法成爲最大黨,但卻在比例代表制下仍有5席進帳,憑20席成爲議會第二大黨,反映該黨對於荷蘭反穆斯林的趨勢判斷正確,不過是 VDD 因爲大選前埃爾多安的「助攻」,讓執政首相呂特顯得有實際建樹而已。
歐盟應成為新普世主義平台
歐盟建立的目的,除了是抵禦蘇聯共產鐵幕、為戰後滿目瘡痍的歐洲重新注入活力等一些現實主義的考量之外,更是有其理想主義、普世主義(Cosmopolitanist)的一面。「普世歐洲身份」作爲歐陸和平的基石,以及歐盟更有效分配資源的根本,是歐盟建立以來都未有能力完全實現的夢想。現代歐陸派哲學的巨人阿倫特(Hannah Arendt)以及哈巴馬斯(Jürgen Habermas),均評估過「普世歐洲身份」崛起的可能。
普世主義,根據阿倫特的定義,並非一些葉公好龍的左派分子口中的假大空「世界大同」,而是認可各國民族主義在世界共存。阿倫特認爲,個人無論以什麼民族為載體,都是歷史洪流的共舟者,本就應分擔歷史共同的好與壞。阿倫特的憂心在於,「歐洲身份」的塑造要透過將另一族群視為敵人,比如她曾描述的「反美主義」,以及目前排斥少數族裔的情緒醫院看護。她在1954年寫下的文章《夢想與夢魘》中,定義「反美主義」為一種 「空洞而負面」(註一)的思潮,對於歐洲建立一個「正面的政治自我」 毫無助益。

Posted in 脈衝光, 除毛 | Leave a comment

歐洲的帝國歷史醫院看護

反土耳其延燒至反穆斯林醫院看護
歐洲的帝國歷史,以及兩次大戰之後所引發的勞工短缺,讓穆斯林群體一直佔戰後歐洲人口一個相當大的比重。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2015年的數據,德國8000萬人口中就有超過 20%、多達1700萬人是移民或者父母其中一位有移民背景。根據美國獨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的統計,單單是在法國和德國的穆斯林移民人口就有超過600萬人,多半來自土耳其,其次為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及波斯尼亞等地,全歐盟則有大概1300萬穆斯林移民居住。
土耳其作爲最大的穆斯林移民出口地,在埃爾多安無禮的表現後,可以預料,鼓吹民族主義的歐洲右翼政客將一概而論地攻擊土耳其和穆斯林移民。實際上,這種將土耳其放到對立面然後放大到穆斯林整體的心態,並不稀奇。例如近日結束的荷蘭大選,自民黨(VVD)因爲極右自由黨(PVV)的威脅,選擇了使用强調身份認同的競選方針。VVD 的現任首相呂特再一次擊敗極右 PVV,最大的因素之一,就在於呂特政府得以在傳媒和抗議者在場之下,將 Kaya 這位戴着穆斯林傳統頭巾 Hijab 的土耳其部長,從鹿特丹土耳其大使館外 「護送」出境。正如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學者 André Krouwel 接受訪問時表示,醫院看護這宗驅逐大使事件是「競選者的美夢」(原文“electoral wetdream”更爲露骨)。

Posted in 脈衝光, 除毛 | Leave a comment

正正就是看準了這一點醫院看護

以土耳其和歐盟簽署的難民安置協議(The Facility for Refugees in Turkey)爲例,根據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的報告指出,截至今年3月1日,雖然歐盟已經將協議在2016至17兩年預算總值30億歐元的一半,即15億歐元批給土耳其的各項興建安置區計劃,並實際上已經付出了7億7000萬歐元,但到目前爲止,九成在土耳其的難民依舊生活在安置營外,付出和成效不成正比醫院看護。
可是,去年3月首先提出此決議的德國,在敦促土耳其執行協議上也顯得非常無力。在德國和荷蘭相繼禁止土耳其在國内舉行拉票遊行,甚至荷蘭驅逐土耳其大使之後,埃爾多安在指控兩國納粹之餘,亦不忘威脅歐盟,指土耳其可能單方面取消難民協議。歐盟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佔全球進出口貿易達到五分之一,有五億人口,並包含擁有世界頂尖軍事實力的法德兩國,卻居然被一個人均收入僅九千多美元的國家在外交上壓制,何其無奈。
顯而易見,現今的歐盟僅僅擁有一個完整主權國家外交政策選項的一部分,並不足以行使和歐盟實際經濟和政治實力相等的外交影響力。埃爾多安正正就是看準了這一點,肆無忌憚在一向自詡民主自由燈塔的歐盟家門口,執行加强中央集權、拘捕異見分子、剿平國内異己等和歐盟價值背道而馳的行徑。這次新一波的行動,更是嘗試鼓動在歐洲的僑民支持改制,將土耳其政府變得更爲專制。
土耳其政府的行爲,不單止是對於歐盟赤裸裸的挑釁,更是將歐洲的穆斯林,不論土耳其裔與否,醫院看護置入更爲惡劣的輿論環境,讓歐洲針對穆斯林以及少數族裔的情緒繼續升溫。

Posted in 美白, 隆乳 | Leave a comment

作為短期的外交解決方案醫院看護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艾爾多安)近期爲4月的修憲公投拉票醫院看護,以求將權力集中到總統身上,不斷肆意攻擊歐洲國家為「納粹」,甚至因為荷蘭驅逐煽動僑民支持公投的土耳其部長 Fatma Betül Sayan Kaya,而不顧鹿特丹曾被納粹轟炸得幾乎夷平的歷史,將荷蘭稱爲納粹餘孽。種種證據都表明,埃爾多安為確保他完全掌控土耳其,完全不介意在歐洲付出外交代價。歐洲國家的反抗,對埃爾多安來説,甚至不過是為他吸引國内外土耳其民族主義分子的反西方論調錦上添花而已。
可以預見,一個自我極爲膨脹,又在外交戰略上讓歐盟無可奈何的土耳其,將會是今年歐洲各國右翼政客最大的箭靶;非土耳其裔的穆斯林被歸納到同一個對立面,亦難以避免。而這種從反土耳其延伸到反穆斯林的邏輯論調,雖然或許有助歐盟進一步整合,比如共同建立軍隊,甚至是協助建立歐盟夢寐以求的 「歐洲身份」。可是,這種將他者變成一種 “counter-image” 的共同身份建構,實際上只會造就一種消極、具攻擊性的集體亢奮,醫院看護而不是對歐洲有建設性的共同協進精神。
歐盟為何縱容土耳其驕橫
埃爾多安大放闕詞,在歐洲民間惹來的謾罵聲不絕於耳,但是在歐盟機構層面引起的迴響卻寥寥可數。埃爾多安囂張的本錢,在於歐盟因爲和土耳其有難民重置協議而投鼠忌器,無法向其施壓,更因爲歐盟外交手段有一最大命門,就是只能以經濟實力去利誘他國談判,作為短期的外交解決方案。

Posted in 淨膚雷射, 隆乳 | Leave a comment

決定孤注一擲於強勢領導人醫院看護

然而菲律賓、印度等新興民主國家的案例,醫院看護則呈現中產階級不耐國家改革進程緩慢,不滿政治菁英自陷醜聞,決定孤注一擲於強勢領導人,而泰國的案例,則輝映法蘭西斯·福山於《政治秩序的起源》下卷關於「中產階級社會」與「擁有中產階級的社會」差異的討論,即中產階級若占總人口比例不夠高,可能擔心自身階層下窮人的壓力,反而傾向支持反民主的勢力——北方泰國農民與南方曼谷中產階級間關係緊張,形成紅衫軍與黃衫軍的交互對衝,最終讓選舉民主中處於弱勢的中產階級倒向軍事獨裁,希冀制衡他信(塔克辛)一支代表的利農、民粹政治。

在中國模式崛起、同樣施行威權政體的新加坡持續閃耀下,開發中國家的中產階級對民主制度態度轉向保留,更對選舉民主能否協助本國政治、經濟發展迎頭趕上越趨懷疑——如果說歐美正掀起本土/國際主義的對決,那開發中國家仍徬徨在「怎樣才能發展」的老問題,而民主正在流失關愛的眼神。

「先生,如果你有能力的話,快來幫幫我國家吧!」計程車司機 Jerry 在激動地分享完他對杜特蒂的感想後,突然蹦出這句話。計程車司機所代表的新興中產階級群體,是杜特蒂支持的一大來源。我們因塞車困在車陣中一小時半,只得不斷聽著他重複訴說對杜特蒂的支持,與對菲律賓現狀的擔憂、失望。我尷尬的轉頭望向窗外 EDSA 大道停滯的車陣——關於杜特蒂是「改革契機」,還是「威權轉向」的爭論,仍然持續著,醫院看護我們還困在杜特蒂現象的萬花筒裡,尋索著實相與幻象的差異。

Posted in 光療指甲, 整形 | Leave a comment

給人類發放相應補貼居家看護

我們同機械人之間日益頻繁的溝通與互動居家看護,會對人類社會在精神與物質層面的現有關係產生潛在影響。尤其是對智能看護機械人與被照顧者而言,他們之間產生的感情和依戀,讓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人類尊嚴、道德觀等問題。
歐洲議會法律事務委員會提交的草案
該草案指,AI 機械人不僅在工業領域應用增多,還承擔起手術、護理等精細任務,未來的機械人將不再只是人類的工具,而是「有自己的權利、會自己學習、自由行動並做出決策」的「電子人」,因此需要為它們考慮税收、福利、法律責任等問題。
草案提出,在 AI 機械人受到法律約束的前提下,僱主應該給它們開設賬戶繳納社會保險,還應向政府彙報因使用機械人而節省出來的人工。政府據此徵收「社會安全税」,給人類發放相應補貼;此外,機械人的創新成果也應受到知識產權保護。
歐盟將在一年時間內對該草案投票表決。不過,即便最終通過,這也只是一份沒有約束力的決議,因為歐洲議會很難根據此決議獲得授權立法。
多餘的擔心?
歐洲議會之所以推出這份動議草案,更多還是出於對機械人將造成人類大量失業,以及可能會對人類造成身體傷害的擔心,因此想通過法律和經濟手段進行規管與補償。
不過,美國美林銀行(Merrill Lynch)指出,雖然機械人會取代一部份人類的工作,但另一些和機械人製造相關的行業會產生大量新崗位,例如電腦工程師、機械人控制員等。美林指,人類目前在工業領域對機械人的使用,已經催生了1000萬個新的職位,到2020年前還會增加350萬個相關職位居家看護。

Posted in 脈衝光, 除毛 | Leave a comment

創下85億美元記錄居家看護

這意味着,誇張一點地說——AI 機械人在「身體機能」和「智力」上都已超過人類。而 Google 去年將其 AI 算法庫開源後,更將加速這一領域的發展居家看護。
投資者自然也在不斷湧入這個商機無限的領域。根據分析公司 Quid 的研究數據,2015年,AI 企業的投資成本創下85億美元記錄,這一數字大約為2010年的4倍。Google 外,Facebook、IBM、亞馬遜和微軟等科技企業都試圖在產品中建立 AI 服務的生態系統。AI 公司 MetaMind 創始人 Richard Socher 稱:「這項技術將會用在各行各業中……AI 將遍地開花。」
這些機器人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除了取代人類雙手,它們還有取代人類大腦的潛力。
英國央行首席經濟學家 Andy Haldane
「電子人」的權利與義務
隨着技術的不斷發展,在工業界,擁有「工作崗位」的 AI 機械人數量也與日俱增。英國央行去年發布報告指,未來10到20年間,英國和美國將分別有1500萬和8000萬份工作被機械人取代,佔兩國將近一半的勞動力。分析認為,智能機械人的興起會取代更多中端技術職位,而更低端或更高端的技術則仍將由人類承擔,給就業市場造成一個中間位「空檔」。
這一數量不斷增長的「群體」自然引起政府部門注意居家看護。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法律事務委員會最近向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提交了一份動議草案,要求歐盟把最先進的 AI 機械人的身份定義為「電子人」(Electronic Person),並賦予它們「特定的權利與義務」。

Posted in 淨膚雷射, 除毛 | Leave a comment

為政客撰寫演講稿居家看護

如此說來,儘早在人工智能立法上綢繆,居家看護或許是人們步入「良好人工智能社會」的正確方式。

在電影或小說的世界裏,人類對具有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的機械人有着不盡相同的想象:它們或者如同《人工智能》中的 AI 小男孩大衛一般「多愁善感」,又或者像《智能叛侶》(Ex Machina)中的 AI 美女艾娃那樣「心狠手辣」。
AI 能否取代人類的所有工作,甚至顛覆人類統治——此類天馬行空的討論還在繼續,而電影中的各種想象已經逐漸在現實世界裏成真。
現實中的 AI 機械人有多厲害?
如今的 AI 可以模仿藝術大師畫畫、為政客撰寫演講稿、準確預測人類行為。在日本甚至誕生了全球首位由 AI 擔任的創意總監,而中國的 AI 則將參加高考,一試深淺。
Google 及其母公司 Alphabet 是這一領域的佼佼者,在機械人動作控制及 AI 算法方面都有令人驚豔的成果:今年2月,Alphabet 旗下波士頓動力公司(Boston Dynamics)發布一款協調能力驚人的雙足機械人 Atlas,它能按照設定準確快速地搬運箱子,可以在冰天雪地中穩健行走,甚至被人用力打倒後還能自行站起來;3月,Google 旗下 Deepmind 公司開發的 AI 程式 AlphaGo 在舉世矚目的「人機圍棋對弈」中,力克人類頂級棋手李世石,造成全球轟動居家看護。

Posted in 淨膚雷射, 除毛 | Leave a comment

機器人也應按同等水平繳税居家看護

他還提出,如果機器人將大範圍取代人類工作崗位,居家看護那它們應為此買單。他說,人類工人需要繳納所得税、社會保障税等,如果機器人在工廠做與人類工人同樣的事情,機器人也應按同等水平繳税。

瓦赫特還指出,應建立一個值得信賴的第三方監管機構,對人們認為受到歧視的人工智能決定進行調查,對有關算法進行審計,這既能消除企業對商業機密外泄的擔憂,同時也能讓當事人對結果感到滿意。她表示,對於人工智能的監管應該是一個全球性的議題,如何塑造科學技術在人類社會的角色,需要有政府、學界、私營企業及公民社會的參與和討論。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2月「Beneficial A.I. 2017」大會後,霍金、馬斯克(Elon Musk)等892名人工智能或機器人研究人員和1445名專家聯名支持併發布了《艾斯羅馬人工智能23原則》(Asilomar A.I. Principles),訂下人工智能應該在生產力、道德和安全領域遵守的23條基本原則。原則中就提到司法透明度,指出,在司法決策系統中使用任何形式的自動化系統,都應提供令人滿意的解釋,並由有能力的人員進行審查。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在現階段就引入人工智能監管是不成熟的。著有《超級智能》(Superintelligence)的牛津大學哲學教授尼克•波斯特羅姆(Nick Bostrom)對端傳媒表示,雖然在部分領域智能技術已有超越人類的表現,但廣泛來說,人工智能的發展還未達到與人類相當的水平。
但波斯特羅姆也預測,人工智能一旦可與人類水平比肩,可能會在不到10年時間裏向超級智能的方向發展。他認為居家看護,正如我們的肌肉在力量和耐力方面已被機械裝置所超越,即便生物醫學有突破性發展,我們的大腦最終也將會被機器超越。

Posted in 美白, 隆乳 | Leave a comment

監管機器人發展中的積極角色居家看護

這也是為什麼她認為現時就應有對於人工智能監管的多方面討論居家看護,只有社會上有了相關道德準則和深謀遠慮之後,人工智能才能被更好地被塑造,在人類社會發展中發揮正面作用。
2017年2月7日至9月3日,英國倫敦科學博物館舉辦機器人展覽。
2017年2月7日至9月3日,英國倫敦科學博物館舉辦機器人展覽。攝:Imagine China
研究所另一份報告比較了在2016年10月,白宮、歐洲議會和英國下議院各自發表的關於社會如何應對人工智能廣泛使用的白皮書。三份白皮書都認為,透明度、問責和對經濟及社會的積極作用,是衡量「良好的人工智能社會」的指標,並特別點明瞭人工智能對經濟、教育、戰爭、多元化、國家安全等方面的影響。
但報告指出,三份白皮書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對於在21世紀的成熟資訊社會,人類應該有什麼樣的規劃?報告建議,人類應清晰認識我們想要發展的「良好人工智能社會」是什麼樣的,並引導人工智能向對人類有益的方向發展。在這其中,政府有責任制定法規監管人工智能,問責人工智能作出的決定,這一責任是企業和研究界無法替代的。
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也認同政府在監管機器人發展中的積極角色。他認為,在將來,政府將會就智能化推出相應的税項,而特別是在解決機器人取代人類勞動力所帶來的不公平問題上,政府比商界能起到更大的作用居家看護。

Posted in 光療指甲, 整形 | Leave a comment